当前位置:南充市人指营业部 > 新闻资讯 >
签约后的外国年轻网红,发现噩梦才刚刚开始
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21-01-11 09:22

神译局是36氪旗下的编译团队,关注科技、商业、职场、生活等领域,重点介绍外国的新技术、新观点、新风向。

编者按:对博主来说,成功的标志之一也许就是被公司签下,这不仅意味着更专业的职业管理,也能为自己带来更多的业内资源。但在洛杉矶,一群年轻的社交媒体博主却发现:被一纸合同套牢后,他们开始了被压榨的悲惨命运,在产生纠纷后也难以靠自己的力量争取权益。这群年轻人的经历能带给我们什么启示?记者在文中为大家揭晓。本文作者Taylor Lorenz,原文标题“Trying to Make It Big Online? Getting Signed Isn’t Everything”.

图片来自Unsplash|摄影Mateus Campos Felipe

工作的别墅没有水电网,还涨了房租

今年春天,21岁的马库斯·奥林(Marcus Olin)和其他七名TikTok的博主一起搬到了洛杉矶洛斯费利斯的一座豪宅里。每天他起床后,可以从卧室的窗户俯瞰洛杉矶的风景,对他来说,这像一场太过美好的梦。

“我当时觉得,‘天呐,这就是我的城市’!我觉得这座城市属于我。”

这座豪宅是一个叫The Kids Next Door的组织提供的,这个组织去年才在洛杉矶成立,和一些管理公司签约,为他们的网红博主们提供住处。奥林所在的豪宅被一个叫Impacts的公司租下。这家公司对外宣称“人才管理公司”,创始人和管理者为阿里亚纳·雅各布(Ariadna Jacob)女士。

交易的内容是这样的:雅各布为这些网红博主们支付18500美元房租的一半,而博主们需要为她制定的品牌宣传带货,每个月必须达到一定的交易量。

奥林回忆说:“我们在和她合作之前,就已经靠自己的网络影响力带过货了。我们觉得自己可以完成目标。但事实上我们手下完成的交易额不够付另一半房租。”

2020年5月17日,奥林在洛杉矶的照片。这些年轻人希望在洛杉矶这梦之城赚取财富,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里不是永远阳光灿烂的|图片来自《纽约时报》|摄影Michelle Groskopf

这还不是最早的情况。另一位住进来的博主、22岁的杰西·安德希尔(Jesse Underhill)说:“我们已经一个月没有WIFI了,如果直播的时候网断了,那就没法卖东西了。”

杰西还提到自己的入不敷出:“我以前每周给三到五个牌子带货,但自从我住进这个豪宅,每两周才给我分一个品牌,而且都没什么名气。”

7月底,这些博主们还被告知房租涨了。杰西说和朋友一起在豪宅中工作渐渐变成了一场噩梦。到8月初,有一半的租客都搬走了,这座豪宅也被挂在网上出售了。

“你今天赚钱了吗?”

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那些富有创造力的年轻人都会被吸引到洛杉矶来,渴望在这里功成名就,飞黄腾达。有些人成功了,但是大部分人戚戚然发现:钱并不好赚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有不少TikTok的博主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知名人物,跨国公司请他们代言,好莱坞和他们签约,经纪人为他们找到了大把的资源和更好的出路。

如今,这个行业也催生出了不少成熟的管理公司,和社交媒体上的著名博主合作。这些公司中有不少人从2010年就开始在互联网行业工作,和大V经济一同成长起来。最近,他们又把目光落在了TikTok的博主身上。

阿里亚纳·雅各布在2018年创立了Impacts。经过两年的发展,该公司已经吸纳了不少赤手可热的TikTok博主。其中最著名的包括22岁的布列塔尼·汤姆林索(Brittany Tomlinson)了,后者被雅各布吸纳后开始代言康普茶品牌。

汤姆林索于2019年8月和雅各布签署了排他许可协议。据她回忆:“(雅各布)当时会给我买午餐和晚餐,介绍别人给我认识,说对我的职业发展有帮助。”

12月她搬到洛杉矶。到1月份,她开始意识到自己从万圣节开始就没有收到过报酬。她粗略计算了一下,对方已经拖欠了自己数万美元了。

今年4月,汤姆林索向加州的劳工委员会提起了申诉。申诉内容包括:雅各布欠她23683.82美元的报酬,不合理收取佣金(佣金高达20%),并且抢先注册含有她名字的域名。汤姆林索对记者说:“雅各布想用合同套住我们这些创作者。”

目前,这一案件仍在审理中。

雅各布的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却在强调他的客户在面对人身和职业攻击时表现出的专业性和勇气。“这些攻击她的人不想遵守体面人都会遵守的规则,反而要在暗处伤人。”

另一人才管理公司Select Management Group的合伙人丽莎·菲利佩利(Lisa Filipelli)说:“对这些创作者进行管理时,要有随时随地分道扬镳的准备。合同应该以双方意愿为基础,只有不成熟的公司才会用一纸合同困住创作者。”

Right Angle Management公司的查斯·斯塔尔(Chas Stahl)也表示,她从来没听过关系恶化后,经理还能强迫创作者留下来的先例。“信任是合作的关键。没有了信任,尽管有纸质文件,但双方还是难以合作。”

“我必须作出艰难的决定”

雅各布靠在社交媒体上做营销起家。她给《纽约时报》发了一份声明,称自己的企业致力于帮助年轻人提供创意。在声明中她表示:“我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卷入到竞争最大、最残酷的行业中……我不得不作出艰难的决定,比如在疫情期间离开博主们居住的别墅,因为我无法承担潜在的风险。”

雅各布还强调说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社交平台的创作者,让他们免受“好莱坞丑陋的一面”的影响。

2020年8月12日,TikTok的博主田娜·辛格|图片来自《纽约时报》|摄影Rozette Rago

“(和我签约的)创作者都没有受到伤害。相反,他们之中有的人免除了租金,有的能坐私人飞机,去私人的庄园,随公关人员处处旅行,并且得到了行业内最权威的指导。他们之中没有人被起诉,我们也没有通过任何一种方式去阻碍他们的职业发展。”

但博主们对此颇有微词。19岁的玛雅·辛格(Maya Singer)于五月下旬搬进了由雅各布管理的别墅中。“她承诺的品牌建设、资金、机会和报酬,一样都没有兑现。”

其他博主也称雅各布要求他们免费代言:“她说我们需要向品牌方展示自己值得被信任,然后才能在行业站稳脚跟。”他们还表示雅各布会给人很大的压力,甚至在半夜还催大家工作:“她有时候会凌晨1点过来,或者凌晨3点给我们发短信,然后上午10点再次露面。”“有时候她会陪客人一起来,但事先都不通知我们。”辛格还提到雅各布未经他们同意就在厨房装了一个摄像头。

对于博主们的工作,雅各布也想尽办法“压榨”:今年6月7日,雅各布对她们说如果每天发布消息的数量不足8条,她就把他们赶出去。“我们经常会被她的话吓到,因为她的话总是充满了火药味。”

今年6月中旬,辛格和其他人搬走了。据他们描述,搬家的过程也不顺利,他们和雅各布的矛盾再次升级,甚至发生了口角,必须靠当地行政部门介入。这些博主们用Instagram记录了当时的情景,但是雅各布禁止他们录像。在雅各布律师的信件中,她否认和这些博主发生争执。

负责管理这一公寓的贾斯汀·麦克华盛顿(Justin McWashington)说自己在大家搬走后也就离开了。“这些房间从外表上看闪闪发光,像阳光和彩虹;但是进去度过一天后,才知道这里是有毒的。”

博主代娜·玛丽(Dayna Marie)今年20岁。她说住在这一别墅的几个月是她人生中最紧张的几个月,因为她每天要为1500元美元的房租发愁。而且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要付的比雅各布承诺的还要多。

玛丽说:“一开始他们说不需要再额外付费。但到今年4月份,水电网全部都停了,我们不得不用游泳池里的水冲厕所。雅各布说自己已经帮着垫付一定程度的水电费了,没有义务继续帮我们付钱了。”

贾斯汀说:“疫情期间,我们哪里都不能去,只能呆在房子里。我们都是从其他州过来的,必须团结一致,期望有一个好结果。”

雅各布的律师把她形容为创作者的“室友”而不是“管理者”,因此她在“搬出”公寓后对其不再有任何责任。(不过这一点和雅各布自己的说法相矛盾,她对记者所自己是房屋唯一的房东)。

到6月9日,和租金相关的纠纷也渐渐浮现:一个床垫品牌未能按照合约为他们支付一部分租金,博主们对此意见不同,渐渐分裂成小团体。

一位博主说:“她(雅各布)操控了我们,真的是一场噩梦。”她表示雅各布用泄露不雅照片威胁想要退出的人,并在这些博主决意推出后将不雅照链接发给他们的商业伙伴、潜在的投资者,并且诽谤这些博主“不专业”。

关于这一点,雅各布的律师也作出了反驳。雅各布在声明中写道:“我们一直致力于培养人才,让他们在‘影响力’之外还可以沉淀别的才能——但他们对影响力不顾一切的追求导致了今天的结果,而我却为此付出了代价……尽管有流言蜚语,我的人格依旧完好无损。我认为任何人——特别是《纽约时报》这样的媒体——都不该纵容这些机会主义者欺凌他人。”

博主的父母:孩子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

博主田娜·辛格(Tianna Singer)在别墅拆包裹的第一天,她的妈妈萨拉姆·辛格(Salam Singer)就感到很不安。她表示想给女儿一些自主权,但是很担心这份合同对女儿不利。不过雅各布对这位母亲表示她会好好监督田娜的。

田娜后来回忆道:“和年轻人打交道需要一定的模式,尤其是我们这些博主。这些人放弃了上大学,把直播当成一种职业。所以你需要引导他们,告诉他们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。”

辛格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,她表示雅各布的行为是“可耻的”。“这是一个掠夺性很强的环境,脆弱的年轻人看起来可以赚很多钱,但是老一辈的人会从他们身上压榨。田娜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。”

46岁的萨拉·齐勒(Sarah Zeiler)曾带着16岁的女儿爱丽(Ellie)去见雅各布,后者想签下爱丽。这位妈妈考虑之后拒绝了这个邀请,但却发现女儿的名字依旧出现在Impacts的营销平台上。

齐勒随后给雅各布发邮件,要求删除爱丽的照片和名字。“爱丽听到很多人警告她说要小心雅各布,因为这个人会到处和别人宣传自己签下了你,后来发生的事情的确如此。”

上周,齐勒发现雅各布还在到处散布自己签下爱丽的流言,她说:“听一个陌生人假装和自己的孩子很熟,这种感觉很不舒服,让人很不安。我当时没答应签合同是有原因。”

目前,雅各布签下的很多博主还在努力争取一个住处,大家对集体住大别墅有了忌惮。

奥林说,他和他的舍友们担心雅各布会采取什么法律行动:“每一次有博主说想离开,她就要‘动用法律武器’。我已经跟她说我不想再履行合同了。”

汤姆林索告诉记者,她仍然没有说服雅各布放自己离开:“如果我能给年轻的博主一些建议,那就是不要签下任何合同。”

译者:Michiko

南充市人指营业部
推荐阅读